喜乐街糖水铺里的香港(曾志伟开的奶茶店)

2022-10-24 18:24:09 129 0
头条哲学

在东门整条榫卯结构的平房街中,竟有一家香港品牌的糖水铺:喜乐街。放在平时,放在南方,我不觉得惊讶,因为那里一如既往地灯红酒绿:商品和钻石一样璀璨。而在曲阜,一个被儒学、官本位和慢节奏浸湿烂的地方,能有形式上完全的现代,属实不易。

这家糖水铺面积不大,复式楼小两层。整个装修大量使用深绿的漆,香港街拍和宣传广告挂满整面墙,我凑近了看,创始人是曾志伟。菜单上奶茶和港式少有联系,“街茶走”、“丝袜奶茶”和“冻柠”成为为数不多的正宗。点完奶茶我上二楼就座,仿大理石木桌和后现代风高脚椅极力把小空间收拾精致,脚下的几张宣传画写着香港最有人间百态的地方:油麻地、旺角、九龙塘……一切都过于喧嚣了,诸多要素把这个五十平见方的出租楼装点得不属于这里。

喜乐街糖水铺里的香港(曾志伟开的奶茶店)

此时已是晚上八点半,街上灯火斜飞进二楼的窗子,里面的风景被划成一格一格。墨夜遮掩了艳阳下的凋敝,恍惚间我以为对面就是香港的街衢:人们在硕大的广告牌下走着,路边小食的蒸汽和霓虹灯的色彩把人们的脸映出两种颜色,这是属于精英和平民的香港的夜的狂欢。

大约是七年前,当我站在香港街头的时候,我同样是面对着人流,面对着来往的双层电车,面对着灯火通明的消费世界,那时我还看不出这座城市的魅力。如今,我后悔花了五天的时间去往香港所谓的打卡点,我后悔面对千篇一律的迪士尼乐园,我后悔观看海洋公园的海豚表演,我后悔在现代化的商城里过分徜徉……这些都不是香港,不过是资本幻化出的符号,只是一张张在香港地图上的贴图。现在想来,我最怀念的其实是一个玩累了的旅游日晚上,自己漫步在星光大道,面对维多利亚港遥望彼岸的中环,那一刻,我似乎听见许多普通人的心声:他们宁肯住在五平米的出租房里,做着刷盘子和拖地的工作,却也不愿离开香港;他们吃着15港币一顿的廉价晚餐,却始终相信自己终有一日能在中环这样的地方立足。

如果我有机会故地重游,我一定把所有的时间花在“城间行走”之中。去看看那里的人和景,学学香港话,吃一碗狗仔粉,或者去坐在维多利亚港的石台上,听听涛声,看着赌船和货轮从面前开过,或者去走进无光的出租房片区,听听人们洗衣做饭的热闹……我不想再把时间花在旅游攻略和赶路打卡上,那离旅游的初心相距甚远,自然无法触及一座城市的脉搏。

如今,趁着东街灯火依旧,这种相似之感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短暂地复活了。我感觉自己就是那个住在五平米出租房里的漂泊者,面对的昼夜不息的灯火,心中始终在灼烧。

正在我神游之时,时间不过才九点一刻。然而,对面的商铺早已紧缩门扉,仅剩的微光是昏黄的路灯在照明,从东街走回宿舍楼的过程中,我没有碰见一个行人。

这座城市过早地熄灯休憩,我在其中反而是猫头鹰。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129

本站已关闭游客评论,请登录或者注册后再评论吧~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