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关于New Boy的文化研究(朴树NEW BOY歌曲)

2022-10-24 18:28:15 114 0
头条哲学

自从笔者听到这首歌以来,这便我一直想做的一个文化研究课题(文化研究运用跨学科方法,执着于对历时和共时文化现象的分析、整合和阐释)。《New Boy》是1999年由朴树作曲、演唱,2021年由房东的猫翻唱的一首歌曲。虽然歌曲表达的对象是同一个,但因其二者之间隔了二十年,这首歌所处的文化场域早已“面目全非”,因此,关于《New Boy》歌曲、歌者、所处立场和其中符号能指所指的阐释方法都需要进行严肃、全新的讨论。以下,笔者将用非学术的格式和语言讨论学术领域的内容,以便草籽们能更加直观的了解笔者的研究方法和研究结果。

因研究需要,特将整首歌曲的歌词文本打在下面,以便草籽们比对和查找;
本文不按照严格论文格式进行引用,必要的引用直接在引文后加上引用文献;
草籽可以在今日更文后私信笔者对这类更文的印象和期望,以便笔者调整对此类内容的偏好。

一个关于New Boy的文化研究(朴树NEW BOY歌曲)


——歌词文本
是的我看见到处是阳光
快乐在城市上空飘扬
新世纪来得像梦一样
让我暖洋洋
你的老怀表还在转吗
你的旧皮鞋还能穿吗
这儿有一支未来牌香烟
你不想尝尝吗
明天一早
我猜阳光会好
我要把自己打扫
把破旧的全部卖掉
哦这样多好
快来吧奔腾电脑
就让它们代替我来思考
穿新衣吧剪新发型呀
轻松一下 Windows98
打扮漂亮
18 岁是天堂
我们的生活甜得像糖
穿新衣吧剪新发型呀
轻松一下 Windows98
以后的路不再会有痛苦
我们的未来该有多酷
明天一早
我猜阳光会好
我要把自己打扫
把破旧的全部卖掉
哦这样多好
快来吧奔腾电脑
就让它们代替我来思考
穿新衣吧剪新发型呀
轻松一下 Windows98
打扮漂亮
18 岁是天堂
我们的生活甜得像糖
穿新衣吧剪新发型呀
轻松一下 windows98
以后的路不再会有痛苦
我们的未来该有多酷
Babawowo
向前走你的路
猜猜未来给你什么礼物
Babawowo
扔掉吧你的旧书包
Oh my international cool play boy

作为时代符号的歌词

毫无疑义,《New Boy》的歌词文本具有十分鲜明的时代感,而这种时代感很大程度上依托于文本中的特定的时代符号(标红部分)。
老怀表、旧皮鞋、未来牌香烟(在中国香烟品牌网上未查到此品牌的香烟,应该为一种形象化捏造)等符号,一是代表过去,二是代表男人(老一辈人认为男人三件套是皮鞋、表和皮带,当然香烟也是重要标志之一)。在歌词的语境中,这些物件所代表的符号的所指均是新世纪之前的生活。作词者通过一系列的符号书写,为我们描绘了一个“Old Boy”的形象:旧的人和旧的物件,在“旧”的文化语境里,是在场的。
     接下来是“New Boy”的形象符号:奔腾电脑、穿新衣、剪新发型。

展开论述之前,我们需要给90年代的中国文化画一张简图: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因为改革开放的经济大发展,消费主义在沿海地区的蔚然成风对人们的文化心态是有较大引导性作用的。“供市场消费的市场文化多为一次性,它以新奇、刺激、欲望作为主要特征…它投民众之所好,其主要目的是为了获取商业利润”(孟繁华《众神狂欢:世纪之交的中国文化现象》,p5)。不难看出,在上世纪末消费主义的影响下出生的的文化产品,是十分吸睛的。

事实上,歌词里追求奔腾电脑(1999)、Windows98(1998)、新衣、新发型的行为在当时的青年群体里是普遍的。以90年代大范围的由北往南、由西往东的劳工城乡迁移为例,其中的主力军是年轻的未婚工人。“对这些年轻男性而言,离开农村老家和开始都市生活不仅仅意味着在工厂或者服务行业里找到一份工作,同时也意味着更加熟悉城市生活和城市里日益西化的关于爱情、浪漫、性、选择和欲望的价值观念”(蔡玉萍、彭铟旎《男性妥协:中国的城乡迁移、家庭和性别》),对于他们而言,互联网(奔腾电脑)、外面整饰(新衣和新发型)是非常重要的体验方式,因此,在“由旧转新”的过程中,他们的参与是多维度的。

对此,我们也可以将这种“New Boy”的符号放入另一种群体视野内进行考察(此时的boy不仅仅指向男生,而是一类人群):这种“新”的生活不仅是一种经济的、表面的生活物件“以旧换新”的集合体(电脑、新衣和新发型可视作一种对商品的购买行为),也可以视作一种“新”的风格:小清新风格。这类群体自然也是“小清新群体”。

“被称为小清新的群体大多生于80年代中后期至90年代中期的城市,处于本科生、研究生在读阶段,以女性为主,喜欢穿棉布长裙和帆布球鞋,背着一台单反、LOMO相机四处拍照。她们的取景框里很少出现完整的自己,多是一个影子、一张侧脸,或者是被放大了细节的夸张物。

她们经常宅在家里与图书、音乐相伴,电影是她们成长中人生导师…她们孤独而自我,拒绝以流行为伍,抵制世俗的拜金主义和品牌崇拜,自创一种简单、单纯的生活方式,她们想要逃离钢筋水泥浇灌的城市,却总埋怨现实的牵绊让理想无法付诸实践,她们用文艺范儿来武装自己内心的空虚和摇摆不定。(张柠、霍艳《小清新的审美趣味和生活姿态》,选自陶东风《文化研究》第14辑)”这样的定义虽然存在一定以偏概全的问题,但是如此生活态度和追求同样是“New Boy”们的一部分。生于衣食无忧的中产阶级家庭,他们有兴趣、也有财力去追求一种时尚前卫、清新脱俗、轻松愉悦的生活。

通过以上的分析,《New Boy》歌词文本里的诸多符号既对应着不同的时代特色,也对应着不同的适用人群,它的所指是不定的,但描述的是一种向上的、昂扬的生活愿景。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114

本站已关闭游客评论,请登录或者注册后再评论吧~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