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决学生封校的压抑情绪?

2022-10-24 20:59:01 359 0
头条哲学

现在我终于相信,宿舍区因为本校的一个密接者而全面封闭。学校的官方通知为空间开放插上了门闩,我们终于成为“空间极其围合体”里面的人。

如何解决学生封校的压抑情绪?

在印象里,上次的全面封闭发生在20年春节。人们那时的人心惶惶在“后疫情时代”依然有可见的阴影。投下的阴影在我语文老师的口中被概括为一个成语:坐吃山空。

笔者的宿舍区在学校外,再往北就是林区,西边则是杂乱的未打理的秸秆地。远处烟囱吐出的浓烟白得像流淌的锦缎,若是在冬天早晨,则有些许莫奈油画的笔触,那种冻在半空的雾和烟,是任何形容词也写不尽的活泼。

每逢傍晚,楼底下便照例开始狂欢:羽毛球、跳绳、跑步、结伴的散步和私语,如此种种,是精力过剩的窗口。人们前所未有的朝气,把宿舍区烘托的极热烈。开水房前的大排长龙、宿舍区门口等待送餐的望眼欲穿,是封闭时的风景。

到了晚上,窗外人声渐息,学生们的活动范围圄于一室。许多人拎着饭、可乐和酒上了楼。虽然我没有跟随,但也能想到那种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的欢愉。封闭期间无法避免的折磨,让我们最终学会与时空和解。

如果封闭短时间无法结束,我愿意相信封闭人们在平坦和泥泞里热爱生命。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359

本站已关闭游客评论,请登录或者注册后再评论吧~

忘记密码?